积极挖坑,从来不填。

红白玫瑰·番外·花已说尽

HE结局部分,OOC预警,正文请翻归档

大概有两句话的叶黄我打不打tag啊……

  早知道会是这样,老夫怎么也得在船里就把那小子拿下。魏琛叼根烟絮絮念,眼神沧桑。

  叶修坐在他旁边叼根棒棒糖,没精打采地附和,他刚被黄少天联合陈果没收了半盒烟,此刻做什么都没劲,听着身边人的碎碎念简直昏昏欲睡。

  你说这联盟那帮门外汉也忒没人性,就不能延迟晚会吗?拖到什么明年后年,很难吗?魏琛消灭一支烟,继续牢骚。

  嗯。叶修说。

  就算不照顾我们,也得照顾下伤员吧?...


红白玫瑰·番外·百年梦

BE结局第二部分,海难梗预警,重要人物死亡预警;OOC预警,正文请翻归档

多年之后,荣耀早已不知更新换代到了哪一步,往日的职业圈里依旧热闹,联盟的聚会上小年轻们缠住老将灌酒,几杯下去喝倒一片,便又互相取笑。那是一次挺普通的聚会了,除了蓝雨人到得齐整之外没什么特殊之处。席间蓝雨以卢瀚文为首的后辈合力喝倒了黄少天和魏琛,一群朝气蓬勃的少年笑着要老将说几个当年联盟里的八卦,第一句话时话题还在兴欣的苏女神如何收复面瘫忍者那里,三句过后跑题至叶黄两人那曲折离奇的相爱故事,十句过后祸水成功被引至一旁正看戏的蓝雨两任前队长身上。

  那天大多数人都是不清醒的。杜明抱着个大肚瓶子听...

红白玫瑰·番外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

(BE结局第一部分,海难梗预警,重要人物死亡预警,OOC预警,正文请翻归档)

魏琛接到黄少天的电话时窗外下了一夜的雨刚停,他被那个人清润的嗓音硬生生从梦中赶出,然后认命般瞄了一眼日历,接起电话。那头的人难得地安静,压低了声音说魏老大你快过来吧,待会儿出发了。

  然而他用平生最慢的手速挂掉电话,骂了一声这鬼天气。

  留不住了,好在蓝雨也没打算留多久,前些日子叶修旁敲侧击地问过,得到那边一个不冷不热的回答。

  反正人都冷了,至于是搁冰柜里冻个十天半月的告别还是早日入土为安,他魏琛不在乎,也没立场再去在乎。...


红白玫瑰.玖

  (OOC预警;海难梗预警;双结局预警)

  卢瀚文是被汽笛声惊醒的。少年迷茫地抬头,眯起眼来适应渐渐放亮的天,视野中一艘船越来越近。

  他忙去摇四周横七竖八睡了一船的人:“醒醒!黄少!郑前辈!宋前辈!……船来啦!”

  浅眠的黄少天瞬间清醒,一个翻身爬起,弄得艇身一阵猛烈摇晃。毫无预兆地,他把手围成话筒朝那一点若隐若现的白色大喊。

  “队长!魏老大——”

  黎明的海上空荡荡的,没有回应。

  魏琛被身边传来的巨大声响惊醒,迷迷糊糊地转...

红白玫瑰.捌

OOC预警;海难梗预警

  “船好像在晃。”卢瀚文始终盯着远处的白色船体,“黄少……船会不会沉下去啊?”半大的少年嗓音有些颤抖。

  黄少天看着那模糊的白,手指扣紧救生艇的船舷。

  “小卢别乱想!”他强作镇定。

  先睡吧,你睡醒了他们就回来了,队友安慰着身边的人。

  从旁边的艇上传来一阵骚动,此前一位被铁架砸伤的工作人员失去了联系,她的男友正闹着要回去找。

  但是不行,没有人敢肯定那摇摇欲坠的船是不是下一秒就会完全沉没。

  而救...

红白玫瑰.柒

   (OOC预警;开虐预警;海难梗预警)

  过了很久,也许是很久,总之就是魏琛打了一个电话的时间,黑暗中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。魏琛忽然又转向那条只够一只手进出的缝隙:“等出去了,如果还有排练,还是老夫指挥,没错吧。”

  不止是指挥,这一生都是,他在心里补充。嘴上说的却是:“说了要听老夫的就要听到底,咱们回去跟联盟抗议,别搞什么幺蛾子了,直接在岸上找个码头弄晚会就成。到时你们这几个可要带头啊。”

  他知道肯定是门外的人想起了手机上那些未接来电,答道,好。

  “还有,不许挂...

红白玫瑰.陆

OOC预警;开虐预警

  喻文州推开房门时差点被震倒在地,刚扶住门框便听得走廊上响起了广播与警报声。他侧耳听了两秒,立刻朝楼梯跑去。一路上只听得爆裂声在四周响起,还没等他绕开翻倒一地的杂物,头顶的灯一下熄灭,火光从后方投射下诡异的黑影。

  他只来得及从一个未上锁的杂物间披了湿毛巾,一咬牙冲上通向大厅的旋转楼梯,火舌在身后紧追不舍,木质扶手发出可怖的霹雳之声,墙皮卷曲起来从四周掉落,上方的人影明明灭灭,而地面渐渐倾斜出一个危险的角度,几次他都差点在转弯时摔倒在地。

  楼梯在面前延伸,他听见自己的心跳,听见不远处有人大喊自己...

红白玫瑰.伍

   (开虐预警;OOC预警

职业选手不能喝酒……可老夫早不是职业选手了。

  魏琛苦笑这揣起那个小瓶,摸着口袋里的烟想去外面抽一支。他现在反倒不急着想立即遇见喻文州了,不是因为舞台下见着了尴尬,而是有几分近乡情更怯的感觉,虽说一对对的人在眼前看着烦,但也不能用这个壮胆去打扰人家不是,万一……

  万一。

  那还不如就现在这样,至少来日方长,至少抬头不见低头见,至少不会像当年那样,少年接了他的花一言不发,眼圈微微泛红,开口第一句却是魏队,要走?

  他突然不希望这一天过完...

红白玫瑰.肆

(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重申一下OOC预警……)  

游船中途靠岸了一次,再次踏上久违的陆地,很多人几乎热泪盈眶。剧组在这短暂两天之中补充了补给,又率领着一群人踏上海波。

  黄少天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隔壁房门,正碰上叶修拎着魔术包出来。四目相对的时候叶修还叼着根充当烟卷的棒棒糖,搭配一身黑色星星的魔术师打扮戏剧感十足。叶修看着一身褐色长衫的人捂着肚子笑个不停,侧身探进他的房间喊了一声手残。

  喻文州闻声过来,接过一张房卡。

  “老魏还没醒呢,待会儿你喊他一声。”叶修一边抵挡来自黄少天的抱枕攻击一边说,暗中还给...

红白玫瑰.叁

“隔壁好像关灯了。”叶修合上窗帘向正在吞云吐雾的人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。对方侧过头去念叨了句什么,默默地顺走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。这两个大烟枪自进节目组名单的一刻起就遭到了所有人的嫌弃,坚定地给扔到了同一间房。

  心里各自有事的两个人抱头痛哭。

  到了真正排练的时候反而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混乱,大概由于各个节目还未编排在一起,场面还不至于鸡飞狗跳。叶修隔着一层座椅看向舞台上练歌的微草,心说蓝雨这群人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,想着不觉放松了手上魔术的练习,拿起一枚冠军戒指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苏沐橙进来时看到的便...

1 / 3

© 郭墨青 | Powered by LOFTER